千了个堂

我真的好喜欢改介绍。
是一个辣鸡的不行的文手。
就...全职高手和非人学园呗。
应该(?)主产钟雷或白鹏白或昊翔或广增。
广增一生堆,你吃广增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姐妹也行。
肝文特别快(屁),真的,信我。
不会画画*3。
再改我就切腹自尽。

【广增】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①

*ooc高能预警,私设一堆,雷请左上
*木得任何文笔将就着啃吧
*感觉在写玛丽苏总裁文??没事我开心就好
*大概是腹黑攻×呆萌受吧

1.
广目看着面前提着一个大箱子的增长,两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你怎么过来了?还拎着这么大的一个行李箱?”

“你好像很嫌弃我?”增长没看他,单手抬起箱子走进屋子里,让正常女人做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的事儿给她办起来却异常轻松的模样,“原先住的地方太吵了,还没找到新住处,来你这儿借住一段时间。”

“你可以去和持国一起住,非要来我这儿?”广目关上门,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增长放下箱子,转头看着他,耸耸肩道:“哎,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玩意儿,你都把门关上了,分明就没有把我赶走的意思。”

“你的逻辑真清晰。”广目推推眼镜说,“客厅里开着空调,不想浪费电,而且我一个人已经习惯了,两个人住……”

“就一个月而已。”

“……不要。”

“我不管!来都来了,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增长甩甩衣袖,坐到沙发上,两臂一展瘫在上边儿,挑衅地看着不远处那个面色阴沉的男人。

广目盯着她瞅了好一会儿,终于叹了口气,摊手:“好,你不走,那我走吧。”然后摔门而去。

客厅里没了声音,增长有些落寞。

已经六点半了,广目还是没有回来。

“臭广目……说走还真走了……哼……”增长抱紧了手中的鸡腿抱枕,眼镜随着心情滑落了下来,“嘁,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

“叮咚——”是门铃的声音。

增长二话不说丢下抱枕,跑到门前开了门,看见熟悉的脸后责骂道:“你去哪儿了?!”

广目看着她满脸着急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挑。

“买菜。”他推推眼镜,说。

2.
广目表示自己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真没有见过比增长起床气更严重的女人了。

“十一点了还不起床?早饭不吃午饭也不吃了?”广目坐在床沿上,无奈地看着把自己裹成一团的增长,伸手轻轻推了推她,“喂,起床了……”

“唔……不要你好烦啊给我滚开!!”增长抽出一只手,重重地扇了广目的肩膀一巴掌,“不吃也饿不死我你管我呢!”

一个女人力气怎么能这么大?广目吃痛地揉了揉肩膀,突然心生一计:“你真的不起来?”

“不!你能拿我怎么样?!”

“那好吧,那就只能……”广目侧身躺下来,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捧起增长睡意朦胧的脸,凑上去眯起眼睛笑道,“陪你一起睡了。”

“嗯……嗯?!我操广目你给老娘起开大白天耍什么流氓啊找死吗?!!”增长看着眼前放大的帅脸,差点一巴掌盖上去。

好在广目眼疾手快握住了她的手腕,在庆幸自己反应快没有导致毁容之后,他假装生气开口道:“你要是再不起床,你就卷铺盖走人吧。”

“我马上就起来!不过你得先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这是我家,床也是我买的,怎么成你的了?”

“我不管,现在这个房间的使用权是我的!”

“行行行,你的你的,快点起来,不然菜要凉了。”广目无奈地由着增长的性子,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增长的房间。

增长艰难地起来,瞪着广目离开的地方,一边换着衣服嘟囔道:“连觉都不让我睡……”

转眼一看手机,的确已经十一点了。

“十一点而已……怎么跟我爸似的就会催催催,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她套上衣服,带上房门,骂骂咧咧道。

然后在厨房倒水的广目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3.
晚上,增长躺在沙发上刷着手机,不时发出笑声,而广目在一旁闭着眼睛,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些什么。

好和谐有爱的画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评论好多人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

广目的额上划下三道黑线,他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于是他很有耐心地沉声问道:“我拜托你安静一点好不好?”

“要是安静就不好玩了。”增长爬起来,边看手机边嬉笑着说道,“诶,广目,你把月亮说十遍。”

“……你抽什么风?”

“快点快点!”

“……”广目睁开眼,盯了她一会儿,不情不愿道,“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十遍了。”

“你再把亮月说十遍。”

“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你到底要干什么?”

增长立刻反应过来,一本正经地问:“我问你,后羿射的是什么?”

广目立刻反应过来,一本正经地答:“太阳啊。”

“啊?你为什么不说月亮?”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

增长撇撇嘴,自讨没趣地低下头:“没意思……”

广目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眯眼笑道:“那你把月亮说十遍。”

“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

“请问后羿用弓射的是什么?”

增长跳起来回答:“太阳!你套路不到我的。”

“错,傻子,是箭。”广目推了推眼镜,笑容逐渐邪恶,像个阴谋得逞的大坏蛋一样。

“……”

增长内心:眯眯眼都是怪物!

—END—
手动 @道长姓洪 !抱团取暖!(呼哧呼哧
是个小短文吧,应该有后续。(假的
呜呜广增超级好飞速安利一波!请你们了解一下广增!

两个表格重填了下……
我突然意识到好像一栏打错了……
umm喜欢魍魉的别打我。

临摹的增长姐姐x(我爱她
加速肝完头发……其实几天前就画完了但突然意识到头发没画完……?

hhhh馗馗和骨姐神助攻!【干得漂亮

增长小朋友这个称呼也太可爱了吧!!!
x本来一篇广目×增长的文快写完了,后来一时手贱删掉了现在有点后悔,剁手!!
真的没有人吃一对嘛想找个家人好难啊【瑟瑟发抖.jpg】

哈哈哈哈哈这俩个也太可爱了吧!!!!

电音忍者的辣鸡摸鱼,在朋友家画的,有空把整张临摹完【别信】
永远不要期待一个写手的画技。

一篇晓音的生贺文.

*ooc严重预警 应该有点长.【别信
*私设所有人一个班.
*没有任何文笔.
*无cp无cp无cp 友情向.

(1)
今个儿是晓音三个生日中的其中一个。

大家伙儿原本其实是不知道的,因为晓音从来就没说过自己生日是几月几日,只是前段时间白骨精刷手机的时候偶然看见了一条关于观音的帖子,她顺手就点进去看,这才让大家记住了晓音的三个生日。

虽然说晓音这个人吧,平时又懒又宅又傲娇还毒舌,而且成天丧着一张小脸抱怨自己当初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去当了观音,也经常皱着眉嫌弃大家天天烦,但每次还是会不情不愿地帮大家实现愿望。

所以大家还是挺喜欢她的。

毕竟人家丧得可爱嘛是不是。

于是他们在很早之前就开始筹备这次生日会,并且是在晓音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好吧想让晓音知道也挺难的。

(2)
“我说,现在都已经五点半了,晓音怎么还不来?”红孩儿环视着装扮得非常晓音的班级,问道,“还是说这小观音又瘫在大莲花上睡觉了?”

白骨精的姿势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一双细长的腿交叠在桌子上,椅子往后翘着,旁边两个小妹谄媚地为她扇着扇子,递着哈密瓜。

“火柴头,你脖子上那个东西是摆设吗?小观音又不知道我们为她准备的生日会,她怎么会来?”白骨精拿起一块瓜丢进嘴里,说。

“那怎么办啊,这些岂不是白费了?”红孩儿焦急地问道,头上窜出些许火苗来。

“找个和她比较熟的人把她拖过来。”钟馗提议。

“可行,那该用什么理由呢……”白骨精拖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闪指向雷震子,“就说是雷震子有事要找她帮忙!”

正在蹭瓜吃的雷震子被这一吼吓了一跳,嘴里的瓜差点吞下去没把他噎死,缓过神后,他恢复了一贯的中二:“哈?吾并无大事需晓音帮忙。”

“只是个理由而已。”白骨精拍拍他的肩膀,点头道。

“和晓音比较熟的人……魍魉?”

大家齐齐看向角落里蓝色卷发捧着蜡烛的女孩儿。

(3)

“咚咚咚——”

“啊,又有什么麻烦事儿找我啊!”晓音放下手中的游戏机,不情不愿地从大莲花上爬起来,飘到门前,揉了揉眼睛问道,“谁啊……”

打开门,发现面前站着面色通红的魍魉。

“啊……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晓……晓音……雷震子有……有事请你帮忙……让你务必赶紧去教室一趟……”魍魉戳着手指头,支支吾吾道,“那个……你赶紧去吧……我……我先走了……”

“哎……你等一下!”

晓音看着面前的蓝色幽灵逐渐消失,回想起她刚才说的话,立刻仰天长啸:“啊啊啊烦死了,这个中二病怎么这么麻烦啊!”

算了,同学一场,就勉为其难帮他一回好了。下不为例!晓音在心中对自己说,她躺回大莲花,关了宿舍的灯和门,迷迷糊糊地出发了。

(4)
教室——

“魍魉,晓音来了没有?”魍魉一回教室就被红孩儿抓住袖子问道。

“嗯……应该……吧……”她躲回角落吹蜡烛。

“那就按计划行事!”白骨精从凳子上跳起来,示意大家快点躲好,然后啪得一声关上灯,自己举着生日蛋糕躲在门后。

“咚咚咚……”

“喂,中二病,在里面吗?”晓音敲了两下门,发现无人回应,她从圆盘里摸出一杯汽水,吸了一口提高音量问道,“没有人吗?”

“奇怪了……”

晓音转动门把手,轻轻推开门,发现教室里一片漆黑,加上已是傍晚,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什么也看不见,这让晓音有点害怕。

“喂……雷……雷震子……你在不在啊……”

身后的白骨精已经悄无声息地关上门,然后猛然打开灯。

“生日快乐!晓音!”

藏在教室各处的众人在白骨精打开灯那一刻十分有默契地跳了起来,并且异口同声地喊道。

(5)
晓音愣了很久,连手中的汽水都忘了喝。

“你们……”她向来充满困意和抱怨的脸上难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来来来,来切蛋糕。”白骨精笑着把手中的蛋糕和刀递给晓音,“我们大家一起做的,只属于晓音一个人的、独一无二的生日蛋糕。”

蛋糕没有非常大,也不是很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不好看,上面躺着的一个晓音人偶已经毁坏得不成样子,但不难看出大家在这上面花费了很多心思。

一股暖暖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接过蛋糕和刀,本来想说谢谢的,却不知怎么都说不出口,结果嘟囔着从嘴里吐出一句话:“真……真丑……”

教室顿然鸦雀无声。

晓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慌张地改口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想说……”

“汝想说什么就说吧!”雷震子摆出一贯的造型。

“那个……”她低下头别扭地说道,“谢……谢谢了……”然后立马吸了口汽水,却还是没有抬起头。

“哈,吾就知道汝会喜欢的!”雷震子两眼放光凑到晓音面前,自豪地说道,“这个人偶是天选之人亲手为你做的,怎么样,有没有一种温馨感油然而生?”

晓音抽抽嘴角,但她不想破坏美好的氛围,只能点点头附和:“温馨……温馨……”

“看在你们这么用心的份上,今天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们的要求好了,想要什么愿望都……”

“真的吗!请让我赶紧发财!”

“吾要成为拯救地球的英雄!”

“请让老师取消下个礼拜的抽测!”

“SSR……SSR……”

“我要一百根白蜡烛……”

吃完蛋糕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晓音拖着疲惫地身子躺倒在床上。

“我就不应该答应他们的要求……”晓音欲哭无泪地自言自语道,“感觉像是我在给他们过生日啊……”

虽然蛋糕丑了点,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晓音看着手中小小的合照,充满倦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是我过的第一个生日,也是最棒的一个。”

—END—
有点没有逻辑,请别嫌弃。
文里晓音是个傲娇的小观音,所以说ooc很严重。
因为在漫画里还没出场所以不太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还请在评论区指点。
感谢♡

一些杂乱的摸鱼……
p1左边是睡醒的晓音,右边是下床(?)的
p2天下无贼的古风人设
p3贼眉鼠眼的人设(我爱他

还有一个很丑的馗馗,实在拿不出手就不发啦哈哈哈哈哈。
忽略隔壁暗杀教室乱入的杀老师……

一些辣鸡库存。